Aria

你们看见我的蓝河了吗?

 

【叶蓝】七星聚轨(7) 完

这篇流水账它完了【。

我要开始专心看操蛋的VFP金融学审计学高财了【不开心。

谢谢你们看它【cry


第七章

 

“你明明知道我就在蓝雨……”蓝河看着仙鹿半晌才转头望叶修,无奈又好笑的。

“我比较相信缘分。”叶修朝蓝河歪了歪头,“你不觉得挺好的吗?”

“我……”蓝河蹭了蹭步子走到仙鹿身边,伸手抚了抚仙鹿柔顺的皮毛,有种难以抑制的感情,他蹲跪下来,双手环住仙鹿的脖颈,仙鹿用脸颊蹭蹭它。

久别再重逢,所以说必再相见才不是不可信的咒言啊。

“对你来说大概是挺久的,不过对它来说,你就像是去打了个比较久的……酱油?”

“熟悉了你说话的方式以后,我是应该要说你真是破坏气氛小能手的叶大大,吗?”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典型。”叶修摊手。

  蓝河埋在仙鹿脖颈间的脑袋伴随着轻轻的笑声抖动着。

  他现在觉得很满足,就像是帝王坐拥天下的那般满足。

  蓝河和叶修再次回到青城山洞之后呆的时间不长,但是无论过去多久,蓝河心里永远都停着一个场景,午后的阳光渗透逐渐散去的雾气投射在林中的大小角落,他安静的靠在仙鹿身上闭目养神,云白甩着细长雪白的尾巴缠绕在蓝河的颈间,偶尔扫扫他的脸颊,叶修呢,大概是躺在树杈上叼着烟叶,低头望着一人一鹿一貂,蓝河不知道叶修的表情,但是那一定是他非常喜欢的叶修。

  蓝河在舞夕之年被送入蓝溪阁,之前也不是没偷偷暗恋过村里花一样的小姑娘,进了蓝溪阁之后虽说是收了大部分心思,但是心里始终有那一块地方,准备存放那些年轻悸动又不知名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蓝河将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修炼和除妖济世上,那些情愫织成了一张网,而网上却没有任何猎物,蓝溪阁为数不多的女弟子向蓝河旁敲侧翼的示好的时候,梁易春笔言飞他们看着蓝河的反应都替他着急。其实蓝河也知道姑娘的意思,可是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她大概是觉得网漂亮,想在上面歇一歇,找个慰藉和依靠。

  如果是原来的蓝河,也许会欢迎并接纳她的停歇,甚至是长久的停留。

  同期的好友们嘲笑过他的一个想法。

  蓝河说自己感觉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出现,对他来说不可取代。

  好友们说你俗不俗啊我还觉得我女神一定在前方等我呢!蓝河对着他翻翻眼也就一笑而过了。

  所以在这之后某个清闲的下午,蓝河在客栈的后院擦拭着他的吸血光剑,看着叶修顶着没剃干净胡渣,因为有些安逸的生活而逐渐虚胖起来的脸,半眯着眼没精打采的打着哈欠,然后他想起当年自己说的话,努努嘴,叹气着摇头说,我心中的女神才不是长这样的。叶修反问他那你要哪样的?蓝河想想说苏沐橙那样?

  叶修说那不成我就一个妹妹,妹控是很难治的病,一般哥哥不会把妹妹轻易让出去的,所以我只能勉为其难的代妹出嫁了,蓝大人您看行吗。

  蓝河弯起清明的眉眼,笑着说,凑合吧。

  

  哦,我们把时间先从过去未来时扯回进行时态吧。

  星轨的位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任何一次时间和空间的错位都有可能加剧移动的速度和方向,而七星相聚也不是传说,在位移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地核和七星的吸引力阙值达到临界,红色的星星们连成一线,所指的方向是整片大地,所谓的灾难倒也并非世界末日一样毁灭性的。

  异变就是最主要的表现方式,受到轨迹的影响发生的变异可以通过导致星轨大幅位移的力量源修复。

  举个例子就是仙鹿为蓝河打开了回到两年前时间的通路,仙鹿本身就是一个影响的力量源,它将自己的角斩下一截,顺着岛外的海水漂离来到现世,最后是被微草的人发现的,制成粉末后交予各大门派修复异变源。

  蓝河问那还有其他什么影响吗,七星的位移。

  仙鹿笑着摇摇头说,大概没了吧。

  叶修替它总结了一下,大事没有,小事不断。

  “所以我们要做的只是去大江南北吃吃喝喝,找找那些大大小小的异变源而已。”

  “……总觉得。”

  “一般剧情应该不是这么演?”

  “我以为我要去拯救世界了。”

  “英雄好志向。”

  “其实我还有个拯救世界的方法。”

  “哦?”

  “封掉你的嘴。”

  “我很伤心,真的。”

 

  蓝河走的时候问仙鹿要不要干脆一起走,仙鹿摇了摇头说这里是我永远的故乡和归所,就像现世对你而言一样。

  蓝河点点头说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就跟着叶修从水镜回到了客栈。

  叶修只是看着它,什么也没说。

  叶修和仙鹿都没和蓝河说的事有两件。

  一个是七星聚轨的影响之一,是影响者的消亡。

  而另一个是环绕在岛上的雾气逐渐消散,是因为仙鹿的寿数即将走到了尽头。

  所以其实七星聚轨的消亡灾难对仙鹿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在那天到来之前迎来的是寿终正寝。

  这也是不错的结局了。

  只是蓝河在再次回到岛上,面对清明开朗的林子,唯独找不到仙鹿的身影。

  云白呜咽的蹲在树下打转,蓝河也坐在那儿,刘海遮住大半的面庞,叶修走过去,蹲在他面前,就像昆仑山脚下村中初遇时那场雨,撑着伞看他,遮挡的却是少了雾气而直射的阳光。

  蓝河就那么抱着腿闭着眼蹲了半天时间,他抬起头,吸了口气拍拍脸起身,叶修也跟着起身,收了伞抖抖蹲麻了的腿,笑着说哭完了?还想借你肩膀用用呢。蓝河扯了一个比较难看的笑说是啊哭完了现在要去干活了。

  其实蓝河并没有哭,他只是安静的整理了心里杂七杂八的思绪,发现其实还是能理顺的,他很难过,很伤心,但是不意味着他得消沉的哭一场,他不是一无所有,他失去了一样重要的东西,但是他还有许多重要的东西。

  他还有云白,有蓝溪阁,有山脚下的村民,有家乡有亲人,还有叶修。

  “诶小蓝。”

  “嗯?”

  “你觉得这里用来养老怎么样?”

  “哈?”

  “我觉得挺好啊,世外桃源,风景如画,买东西逛大街散步还可以用任意门出去。”

  “……”

  “怎么样?”

  “挺好。”蓝河吸吸鼻子这么说,他是想问叶修,你真的能和我一起走到来这里养老那么久吗?

  但是叶修走过来捏了捏他的手,轻柔的隔着细碎的发丝亲了亲他的额头。

  蓝河的问题就全都被打散了。

  他觉得那个问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蓝河依然在蓝溪阁做他的五大高手,叶修会来串门,被黄少天缠着比试,他就拉着蓝河往山下跑。

  不久之后叶修自己建了个小门派叫兴欣,又跑到蓝溪阁欢天喜地的拉着蓝河去指导新人

  阁主叶修又把蓝河拐跑啦!!黄少天今天也这么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轻笑着说,少天,叶前辈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妨碍别人谈恋爱是要被马踢的。”

  黄少天说我听不懂啊!


--END--

  75 12
评论(12)
热度(75)

© Aria | Powered by LOFTER